入川记——(二十三)宽巷子,窄巷子……

54757时间:2020-02-07 17:49:15
作者:山川
浏览0次

到了成都,不能不去三条巷子。

宽巷子、窄巷子、井巷子,体现着这座城市文化的历史底蕴。清朝平定三藩之后,滞留在成都的八旗官兵及家属居住的区域,就是现在的宽窄巷子,旧时称“满城”或“少城”。据说,当年最多时,城中官兵有三四万人。所以说,现在的宽窄巷子就是曾经“满城”遗迹的残余。怪不得来到宽窄巷子,到处弥漫着北方的味道。几百年过去,如今,宽窄巷子,是北京胡同文化与清代建筑风格在四川乃至南方最后的孤本。从这点上说,宽窄巷子不仅是老成都人对过去时光的留恋,也是南北文化与建筑风格相互融合的历史见证。

漫步在三条巷子,对于我们这样的北方人,尤其北京的游客,感觉既新鲜又熟悉,她的胡同格式,她的四合院的结构,以及门楼等,无不打着北方院落文化的印记。然而,整个宽窄巷子里的人,早已不是北方人,更不是满人了,许多的包装,包括美食、特色商品,已深深地融化在浓浓的川味里了。

三条巷子里,现在依然保留着45座清末民初风格的四合院,这三条平行排列的城市老街道,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经列入《成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》。

宽巷子街檐下的老茶馆、龙堂客栈、梧桐树……悠闲的人们喝着茶,摆着龙门阵。宽巷子里树影婆娑的梧桐,院落里树下挂着的对对画眉,构成一幅精美的成都市井生活照。在宽巷子,也有为游人准备的老成都市井生活体验馆,让外来的游人也过过成都人悠闲的生活。

窄巷子号称成都之府。窄巷子里院落众多,窄巷子里宅中有园,园中有屋,屋中有院,院中有树,树上有天,天上有月……这是中国人梦中的院落!窄巷子里各式西式餐饮、艺术休闲、健康生活等,展现的是成都人的精致生活。

井巷子体现的是成都人的新生活。井巷子里有酒吧、有夜店,也有洋楼和教堂。 井巷子里这些深藏在城市传统建筑里的洋生活,正是成都这座城市丰富多彩的真实写照。

随着熙熙攘攘的游人,我们一行人左顾右盼:街上吃的,喝的,玩的,应有尽有五花八门,令你眼花缭乱,墙上各种雕塑与装饰,吸引着游人的目光。随行的六位“小朋友”好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见什么都喜欢,遇到什么景物都新鲜,站在那里满脸的笑容,摆着姿势,就等着相机快门声了。10个人溶进宽窄巷子里,就像一把盐洒在沸腾的菜锅里,转眼就不见了,经常是喊着这个,叫着那个。这时,朱军那在讲坛上练就的西北荒漠上野狼般的低吼,竟在这闹市里派上了用场。几十年前,梁新兰与任红在草凉驿下乡,梁新兰曾担任过大队的支部书记。在八一村里,任红经常用十分熟练的陕西话,像值班的机枪一样吼叫着:“梁书记,梁书记……”

陕味的梁书记,在我听来就是“粮食机,粮食机……”

此时的朱军,依然一副顽皮的样子,把梁书记和袁玺放在一起发音,既不是梁书记,也不是袁玺,但既像是梁书记,也像是袁玺,就这样像与不像地大声地叫着。真是绝了,外人根本听不出这是哪里人的口音,在喊谁,而我们一行发小,远远听见这声怪叫,马上知道了各自的方位,令人拍手叫绝!

正是临近傍晚时分,据说,这个时辰是游逛宽窄巷子最好的时候,满街挂着红红的灯笼,各式的灯光,把个三条巷子装点的流光溢彩。

一行人玩的尽兴,来到出口,纷纷留影纪念。这时,我和同班的袁玺两人合影,我悄悄地把两个手指头,做兔耳朵举在袁玺脑后。拍完之后,自以为是,谁知,梁新兰说,这张不行,重来!我不知是计,与袁玺站好后,我故技重演,没有想到,袁玺脑后多了两个手指头,我的脑后也多了两个兔耳朵,然而,我竟浑然不知。

后来才知道,我那长在头上的“兔耳朵”,就是“粮食机”的手指头。

……

更多游记攻略

入川记——(二十) 先敦,好好幸福哟!

入川记——(十九)古镇,凝固的时光!

入川记——(十八) 不敢吃“卤兔头”

入川记——(十七) 前往洛带古镇

入川记——(十六)吃好,喝好!喝好,吃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