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川记——(二十六)熊猫馆里

54760时间:2020-02-07 17:51:47
作者:山川
浏览0次

告别天鹅湖,走过木桥,沿着路标一路前行,大熊猫别墅就在眼前。先敦看看左右,说道,这附近还有座吊桥呢,可不知道在哪里?

行进间,路边艳丽的花儿,瞥着媚眼向我们招着手,女同学们停下脚步,拥到花前。我和先敦举起相机。朱军跑上前去,不知他是装作采花的样子,还是真想做个护花使者,弯下腰,刚要伸手,身后六位女同学笑着拉住他:“路边的野花,不要采哟!”

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馆内面积4000平米,从孕育胚胎到成年,大熊猫的生命过程在这里已经形成最科学的专业化的管理。我们来到熊猫产房,保温箱里的熊猫宝宝,刚出生不久,手掌大小。以往,看到的熊猫都是在电视和网络上,今天,这个珍贵的动物就在眼前,这就是900万年前的活的化石。来自各地的游客,排着长长的队伍,依次进入熊猫产房,拿出相机和手机隔着厚厚的玻璃不停的拍照。保温箱里的熊猫宝宝睡的很香,根本不理睬窗外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。

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内,专门为其建有舒适的室内室外活动场地,室外与游人相隔约有十几米的距离。朱军看着铭牌上的介绍感慨道:“大熊猫,个个都是副部级待遇啊!你看它的住房,比我们的面积不知大多少倍哟。”

熊猫别墅的后花园里,一只憨态可掬的成年大熊猫,正坐在门口一堆嫩竹边,旁若无人地吃着,这是馆内工作人员新采来的一米长短、手指精细的鲜嫩竹子。熊猫的食物单一,而且竹子本身的热值极低,所以熊猫食量很大,以获取自身需要的能量。第一次亲眼看到熊猫吃竹子,不由感慨,熊猫看似笨拙,行动迟缓,动作很慢,然而,吃起竹子来,快的让人不敢相信,就是一架吃竹子的机器啊!包裹在嫩竹每一节上的黄皮,在熊猫嘴里,瞬间干净利落地齐齐剥下,吐在一旁,翠绿的嫩竹转眼进了嘴里……就这样剥着吃着,一会儿功夫,熊猫身边一堆黄皮儿。

基地很大,游人也渐渐多了起来,加上这里高低起伏的地形,茂密的林木,当我正在给先敦和乜莲拍照时,朱军和闹闹、新兰,袁玺还有大校援根早已不见踪影。眼前,岔道口,三条小道,何去何从?

拨通手机,朱军说,我们走的那个小道……

三条道路,谁知朱军走的路到底姓“社”还是姓“资”呀,在电话里根本无法说清楚啊,这个朱军,怎么老了老了,专往歧路上走啊!气死我了。

先敦说:“算了,我和乜莲往上走,你往下去。咱们分头找。”三人至此分道扬镳。

大声地喊吧,喊不出来啊。不喊吧,这上哪里找去啊。突然想起,这帮几十年前的小朋友们聚在一起,无论在餐馆还是大街上,兴奋时旁若无人的爽朗的笑声,早已是忘我的状态。对了,哪里有动静,哪里就有小朋友啊。

往前走着,渐渐地,感觉前面有动静,那个熟悉的声音越来越清晰,遁着声音加快脚步,天啊,转过一个弯,人未见,几十米外,笑声、嚷嚷声传了过来……

找到了这边,那边的先敦又没有踪影了。大家来到岔道口,仍没有先敦和乜莲的影子。不知是谁说了一句:“先敦和乜莲享受二人世界去了。”

正在这时,好像是袁玺道:“哟,快看,他们在底下呢!”大家伸头一看,先敦和乜莲正在我们脚下十几米的大路上正往下走呢。大家不约而同,大声喊着:“唉,先敦……乜莲……”底下大路上,游人们纷纷抬起头,目光一起向我们射来……

见了先敦,他的第一句话:“我找到吊桥了!”

一帮人跟着先敦,穿过林子,转过一个弯。河道上,一座二三十米的袖珍吊桥突现在大家面前。

几十年前,格尔木西边的那座吊桥,一群男孩子在桥上故意荡来荡去,在女同学们的惊叫声中得到了一丝满足;几十年过去,一帮老顽童,故意在桥上晃着、荡着,惹的过路的游客也好奇地与我们一起同乐,心里纳闷,这帮老顽童,童心未泯,返老还童了?玩的这般有兴致!

我和先敦在桥头按动着相机的快门,而那颗不安分的心,随着“小朋友们”在桥上晃着,荡着……

……

更多游记攻略

入川记——(二十三)宽巷子,窄巷子……

入川记——(二十二)谢谢大叔!

入川记——(二十一)公园品茗,品心情!

入川记——(二十) 先敦,好好幸福哟!

入川记——(十九)古镇,凝固的时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