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川记——(二十七)打开关闭的泪腺

54761时间:2020-02-07 17:55:24
作者:山川
浏览0次

游兴未尽,转眼临近中午。

告别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,走出大门,“小朋友”们上了一辆中客。一路欢声笑语感染着司机。知道我们要去吃饭,司机说,城里有一家不错的饭馆,紧靠公交站,距离你们住的酒店很近。

这家饭馆不大不小,紧靠路边,交通方便,就餐的人很多,生意不错。客人多说明厨艺高超,味道好,价格公道。成都餐饮业竞争激烈,成都人生活安逸,会玩会耍,休闲的意识很浓,所以,饭馆里当地的熟客占了相当大的比例。没有好的信誉,好的服务与精湛过人的厨艺,在强手如林且以美食著称的成都立足,谈何容易!所以说,来到成都,无论是大饭店,还是小餐馆,一般都能让顾客满意。

大家临窗而坐,光线好,透亮。这是我们与袁玺、援根的分别午宴,大家边吃边聊,依依不舍。此时,大校心里七上八下,犹豫不决,既想跟着袁玺、援根一起回重庆,又觉得与同学们游兴正浓,不舍离去……席间,大家话语更多,亲密无间的情景,感染着邻桌的一帮年轻人。两个女孩走到我们跟前,笑着问闹闹为什么这么高兴啊?她们的母亲与我们同龄,与我们相比,却判若两人,她们很想让自己的父母也加入到我们这支“快乐队伍”里。闹闹笑笑说,我们不是本地人。闹闹指着边吃边聊的发小们道:那个是甘肃的,那两个是西安的,她们是重庆的,我们是北京的……你问我们为什么这么快乐?分别快五十年了,今天聚在一起,能不快乐吗!

公交站就在饭馆的门口,到我们住宿的“如家宾馆”仅有几站路。车上人不多,还有座位,不一会儿,大家回到酒店。袁玺和援根要赶下午成都至重庆的动车,而我们去黄龙溪古镇。

聚时容易别时难,同学们握手言别。有意思的是,女同学们先下楼了,我和先敦还有朱军最后收拾着东西,又轮流上卫生间……这时,楼下有出租车经过宾馆门口,闹闹伸手拦下。据说,分别的那一刻,女同学们拥抱在一起,水汪汪的大眼睛哟,泪飞顿作倾盆雨!

……

等我和先敦还有朱军来到楼下门口,袁玺和援根已经走了,10人的队伍短了一截,感觉人少了一半,热闹的场面一下冷清了。幸亏没有在送别现场,女同学那煸情的眼泪,真让人受不了。记得那年在潼关,高中同学聚会,分别那天,午餐刚刚结束,一个女同学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,哇……犹如一声春雷,在场的同学们久旱的眼窝顿时泪如泉涌。

心灵在颤抖,而心灵的窗户却沐浴着春天的雨露,舒服极了!经常坐在电脑前,眼干、眼涩,闭着不行,睁着难受,滴眼液都不好使。打开久久关闭的泪腺,不仅需要输入心灵的密码,更需要有人拨动情感这个灵敏的开关。

8人乘坐两辆出租车,来到长途汽车站(又称:成都旅游集散中心)。闹闹早早买好车票,发车时间:15点30分,目的地:黄龙溪。

成都旅游集散中心,发往四川各旅游景点的客车四通八达。来到四川,感觉吃住行十分方便。10月11日,旅游高峰的潮水早已退去,仿佛时光握在自己手里,时间的脚步,合着我们随意快慢的节拍,随意而随性,真是舒服透了!

大巴车在路上轻轻地唱着,好像一首催眠曲。“小朋友”们疯玩了一天,这时也累了,一个个闭着眼睛,不知是在养神,还是白日里做着美梦……

前方,黄龙溪古镇在向我们招手:快来吧,焦皮肘子,黄辣丁!

……

更多游记攻略

入川记——(二十四)走进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

入川记——(二十三)宽巷子,窄巷子……

入川记——(二十二)谢谢大叔!

入川记——(二十一)公园品茗,品心情!

入川记——(二十) 先敦,好好幸福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