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年我去内蒙古草原旅行 (二、阴山南北)

40618时间:2019-04-23 17:36:28
作者:胸有成竹
浏览205次

第二天早上,我们从右玉出发不长时间,就到了内蒙境内一个叫薛家湾的地方。这是一个比较繁华的集镇,地势北高南低,商铺林立、人来人往。我怪怪地感到这里的繁华仿佛是杀虎口的前世今生。

我常常为自己一些奇特的联想而惶恐,我觉得自己有某种心理疾患。

从薛家湾到呼市是马丁开的车,小曹坐在付驾驶位置上,不断地向马丁介绍着草原的风情掌故 。小曹认为马丁是个地道的蛮子,我也认为马丁已蜕变为一个彻底的蛮子。他在长治工作时,受他父母亲的影响,说话的腔调就怪怪的。调到杭州多年以后,他的话音变本加厉向南方靠拢,再加上他削瘦的身材,文静的脸庞,配上一副金丝眼镜,有几分南洋归侨的范儿。而小曹身高马大浓眉大眼,说话声音洪亮有力,很像条蒙古汉子。我以前听小曹讲过,他的母亲是蒙古族,他的父亲是汉族,他身上有草原的血统。我想:他的母亲的名子一定叫什么“高娃”啦,什么“玛”啦,什么“乌云琪琪格”啦等等。

马丁叫小曹说的情绪高昂,他们一南一北聊得很热闹,把我这个中间人给忘了。我坐在后排迷瞪着眼睡觉。我知道,在到达呼市之前,窗外的景色和中原大地没什么区别, 一律玉米、高粱、谷子铺开的青纱帐,真正的草原应该在阴山以北的牧区。趁这个空儿我歇歇眼睛吧。

还不到中午就到了呼市,小曹张罗着就要喝酒吃饭,说是吃完饭看看呼市的市容。中国的城市都是一个模式,我和马丁都不甚感兴趣。我说咱们赶到草原上吃饭吧。因为我已近距离看到 阴山伟岸的身影,它自西向东逶迤排开,山势峥嵘,势若奔马、状若群狼。小曹不依,说是来到他的故乡,不吃一顿饭不行,再说他还约了两个朋友在饭店候着。随乡入俗,恭敬不如从命,我们跟着小曹进了一家烧麦馆。他一男一女两个朋友已在那里。 因为下午还要赶路,我让小曹简单上了一些饭食。饭后,一行五人驱车向阴山深处进发。 山路陡峻,蛇行惊心 ,又恰遇黑云压山,沟壑生风。阴山!阴气实在太重。我心里嘀咕着,暗暗替马丁担心。其实这种担心有些多余,几年来,马丁先生自驾车去过西藏新疆等地,大漠雄关、穷山恶水他厉过无数 ,区区阴山岂在他心里?后来,马丁也和我谈论过这次草原之行,他说对那一段山路也心有惊悸,仿佛看到了胡马干戈的血腥场面,仿佛觉得沟壑之下埋伏着千头群狼在伺机而动。他再三强调说,阴山给他的感觉是独一无二的。

好在阴山横面不宽,不到一个小时就出山了,来到武川县,来到草原的边缘。地广人稀,天宇高阔,只是牧草低矮稀薄。这就是哪个“风吹草低现牛羊”的敕勒川? 我对小曹说:这草原连老鼠也藏不住,还藏什么牛羊?小曹解释到,近年来放牧过多,草场退化,加之天旱少雨,就成了这个样子。不过到了四王子旗的葛根塔拉草原就好看多了。

草原公路宽畅,车辆稀少,远处不时有成群的牛羊出现。我心里有几分失望,就在这时,沉沉的天空落下了雨滴,青草的味道和羊粪的味道不断钻入车内,这种味道叫我感到温暖和慵懒,我有种童年时倚在母亲身边瞌睡的感觉,我闭上了眼睛。

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我被他们的说笑声惊醒。往车窗外一看,我惊呆了:眼前竟然出现一幅童话的彩色缤纷的世界。雨不知什么时候停的,在西天的云脚镶着一圈金边,金边下有一轮夕阳,她的光像一道道五色丝线洒向草原。被雨洗过的草原一改那种灰糊糊的色调,变得绿意盎然,绿满天涯,各种野花竞相开放,远方的羊群是落在草原上的云朵。我怎么也想不到,一场小雨竟然把草原打扮的如此妖娆。草原辽阔,极目所到之处没有一处现代化的建筑,不远处有一排排毡房和蒙古包。小曹告我们说:葛根达拉草原到了。我知道,今晚我将在这里度过草原的第一个夜晚!

更多游记攻略

童年记忆之九:秋天里的秘密——山西游

童年记忆之八:我的青梅竹马(下)——山西游

当蓝色沉入黑暗 (童年记忆之七:我的青梅竹马、中)——山西游

当蓝色沉入黑暗 (童年记忆之六:我的青梅竹马、上)——山西游

当蓝色沉入黑暗 (童年印象之五:麦收时节、下)——山西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