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年我去内蒙古草原旅行(五、鄂尔多斯)

40621时间:2019-04-23 17:37:55
作者:胸有成竹
浏览142次

内蒙古的疆域实在辽阔,上百公里无人烟并不罕见。上午十点从二连出发,下午三点才到阴山南麓,在一个叫“半亩地烧麦馆”吃过饭,连呼市都没逛,就向鄂尔多斯进发。一路上,阴山山脉紧贴着公路不离不弃随着我们向西延伸。又是一个暮色苍茫的时候,我们到了鄂尔多斯。车辆先是停在了东胜火车站。那时的鄂尔多斯还不像后来那样繁华,车站规模和中原常见的火车站没什么区别。区别的是站前广场散落着许许多多的平板车,每个平板车上都挂着一个灯泡,光线发黄,显得很温馨。平板上摆放着煮熟的羊头,有的还冒着腾腾的热气。那些羊头上的眼睛无一不是乞求的眼神,叫人觉得可怜巴巴的。在山西的夜市上,卖猪头肉的不少,鲜见有卖羊头的。而在这里,我转了一大圈也没发现有卖猪头的。

当时,我还没有弄清鄂尔多斯地名的概念。我以为伊盟、鄂尔多斯、东胜是三个不同的地域。在火车站转了一会儿,我问小曹:鄂尔多斯还有多远?小曹笑弯了腰,他说咱们这不就是在鄂尔多斯吗?!

对这三个名子,我有不同的感觉。提起伊克昭盟,我觉得有种草原的风情;提到鄂尔多斯,我觉得有种 异国风情,听着就像俄罗斯的城市;提起东胜这个名字,我觉得就像一个山沟里富农的人名。我童年时期在故乡时,村里就有一个叫东胜的人,是个漏划富农分子。因此,我听着这个名子感到一点也不爽。鄂尔多斯高原,听起来多美呀,有种神秘的向往。东胜?是个适于山西黄土高原叫的名子。

晚上,小曹在鄂尔多斯的朋友请我们到蒙古包吃饭,虽然我对他们说的全羊席有些胆怯,但喜欢那种蒙古包吃饭的气氛。那个大大的蒙古包里,中间放着一张大圆桌 ,没有椅子,周围是一圈土炕般的炕铺,人人都盘腿坐在炕上。好!很好!喝多了躺下就能睡。桌上除羊肉外,还有奶茶、奶皮子、莜麦、资山熏鸡等,我吃起来有了选择。酒是一种叫“腾格尔”的白酒,这勾起我的腾格尔情结,那一段时间,我特别沉迷腾格尔的歌声,我觉得他的歌声里,不仅有对草原的热爱,还有一种对命运的感叹。这种酒我抿了一口就感到烈度很高,就像山西的一种老白汾。喝一两辣鼻辣口,喝二两脑袋转悠,喝三两扶着墙走,喝四两,墙走我不走,喝五两醉成死狗。这种酒虽然烈,但光明正大,不像昂格利玛那种奶酒,入口绵香,到了肚子里才和你秋后算账。就像有些人,看着脾气不好,其实是个善良之人;有的人,看着笑眯眯的,其实阴得很。

那晚我执意不想喝酒,我身旁坐着一个叫“乌拉”蒙族后生,满脸的粗狂豪爽。他给我酒碗里倒酒,我说我酒量不行,他“巴嘎萨 嘎”地嚷着,我听见好像是日本人说“把嘎呀路”的意思。早就听说蒙古人生性耿直豪爽仗义,看不惯鬼眉溜眼的虚假行为。我心上发起愁来,怎么和一个蒙族人坐在了一起?另一边的小曹看出了我的惶恐,他说乌拉的意思是给我倒一点点酒。哦,“巴嘎萨嘎”译成汉语是“一点点”的意思。那晚的羊肉比四子王旗的羊肉膻味要小得多,就是有一种叫“拔丝羊尾”的菜把我呛的不轻。我吃过拔丝红薯、拔丝苹果,不知道拔丝羊尾是种什么东西,外面有一层薄薄的脆壳,咬破了里面是一股膻味很重的稀汤,滑不拉几的。小曹告诉我那是羊尾化成油了。而马丁事后和我说,拔丝羊尾是神仙都不容易吃到的美食。那晚我喝的酒并不多,我装作很不胜酒力的样子,快结束的时候,进来两位蒙族歌女,她们虽然不如四子王旗那位姑娘那般慑人魂魄,但满脸的“高原红”也足以使人感到可爱。她们一个敬酒,一个唱歌,挨个排开着来。轮到我的时候,我反复推辞不成,便叫她们唱两首腾格尔的歌曲吧。她们唱了《蒙古人》和《天堂》。歌声使我心醉,烈酒使我身醉。如何回到宾馆,我又是不得而知。

第二天早上,他们要去成陵观光,我身体疲软头疼欲裂,只想躺着不动。小曹问我想吃些什么早餐,我说喝一碗小米稀饭最好。因为我仿佛感到嘴里有 油糊糊的羊膻气。小曹说,我们先走,我安排餐厅服务员给你送上小米稀饭。

他们走后,服务员送到房间一股小米稀饭,还有两个哈达饼。我急忙端起来就喝,味道不对,仔细一看:小米稀饭里煮有羊肉丁。天哪!羊肉无所不在。我当时差点哭起来……

……

下午,我们就返回山西偏关县。一路行驶,我真正领会了为什么叫鄂尔多斯高原,汽车似乎一直在山顶上前行,两边虽然没有深沟大壑,但那缓缓下沉的大山的弧线还是清楚地告诉我们:你行驶在高原——鄂尔多斯高原。在回山西的路上,已经没有了茵茵的绿草地,呈现在夕阳下的是沙赭弥天的古老荒原……

我的草原之旅结束,喝多了美酒,吃了羊肉大餐 ,感受到了浓浓的友情,目睹了美丽的姑娘,就是没有尽情地享受草原迷人的风光。

再见!鄂尔多斯!

鄂尔多斯,巴耶 失泰!后会有期! (全文完)

更多游记攻略

那一年我去内蒙古草原旅行 (二、阴山南北)

那一年我去内蒙古草原旅行 (一、草原南大门)

童年记忆之十:大雪里消失的童年——山西游

童年记忆之九:秋天里的秘密——山西游

童年记忆之八:我的青梅竹马(下)——山西游